叶夕水

喻黄不逆不拆.

一直不敢再打开这本书
第一次看是刚刚接触全职,什么都不懂,不知道叶修的离开,是多么地无奈,不明白“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得很好,后来他死了”包含着多少种情感,体会不到韩文清一如既往的执着是多么地无畏,不会像现在那样一想到“有谁能有像韩文清那样的十年”就会泪目,无法理解为什么退役是那么沉重。

这本番外真的很沉重,每看一次我都会红眼,却又忍不住打开它,体会更多全职的一切。

总而言之,我就是在没事找虐

方士谦你有病吧 (3)

B市的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行人步履匆匆,王杰希和方士谦两个带着墨镜和口罩,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却也没引起太多人注意。


游乐园离微草不远,步行15分钟就到了。因为他们出发地早,到游乐园时人也不多,没有新闻上那种人山人海的场景。


在售票员小姐姐疑惑的眼光中买好票,方士谦就拉着王杰希往卖小吃的地方跑。


“两份抹茶冰淇淋谢谢!”方士谦很土豪地把一张十块钱拍在收银台,正想像着自己英俊潇洒霸气十足的“美好”形象,王杰希却投来关爱智障的目光。


“一个冰淇淋8块。”王杰希冷漠地打破了方士谦的幻想,并更加霸气而优雅地将一张红色的毛爷爷递给了收钱的小姑娘。


方士谦看着那小姑娘快憋不住的神情,再看看身旁王杰希慈父冷漠的眼神,有种想拿着冰淇淋把自己撞死的冲动。


拿好冰淇淋,方士谦迅速拉着王杰希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王杰希也随着他,任方士谦拉着他漫无目的地乱走,结果两人成功迷路。


“这是哪?”方士谦终于反应过来。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不是你拉着我走的吗?你还不认路?”说着还嘲讽似地向他挑了挑眉。


他们正走到一棵茂密的大树底下,正好的阳光被一片片树叶分割地支离破碎,细细碎碎地撒了他们一身。


方士谦看见王杰希微微抬头望着自己,挑着眉毛望着自己,不知是因为王杰希挑眉的动作,还是方士谦心情的不同,王杰希天生的大小眼似乎也被阳光柔化了几分,嘲讽的目光却直戳方士谦的心房,怪不得粉丝们都说魔术师眼里有万千星辰,不过不是左眼一万,右眼一千,应该是左眼一万,右眼四千!


“看着我干嘛,还不快找路!”王杰希被方士谦看得不自在地扭开头,微红着耳垂继续干自己的冰淇淋。方士谦看着自家媳妇儿小队长笑了笑,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脸兴奋,扯着王杰希的手说:“小队长,我们去坐摩天轮吧。听说这里的摩天轮是B市最高的地方!”







更新了!算是失踪人口回归!

今天奶奶生日,只有这么少了,明天尽量再更吧 

还有那个写手羞耻play,你们不好好学习,一到这时候就来搞事(叉腰)。我真的不会写车,羞耻段子我还可以接受,问题是我连驾照都没拿到,这样子乐乎爸爸会把我抓走的!换一个不好吗?你们不说我就帮你们答应了!

失败,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放心,我们永远在后头等你。
生日快乐,苏沐秋!

生日快乐!距离停止长高还有一年

莫名想写信,字丑莫怪。有什么喜欢的句子你们也可以私信给我啊
比心心(这就是你不更新的理由?)

emmmm……
昨晚那个写手羞耻play……

我自认为最好的一篇文就是辣个我们仍不知道向喻文州表白的是谁(题目应该没错吧)

体位就是从后面来,或者抱着都可以(捂脸)

最戳到我萌点的就是双向暗恋和破镜重圆啊!超级戳的!

做不会写的……什么都不会啊……

好了,我上学去了……灰灰

点文啊!点文啊!点文啊!

过了一百粉了(早过了,但还是要激动一下)!

最近好忙啊,校运会啊,月考啊,家长会啊,作业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之前有三位小伙伴的点文还没有写,现在在写一位小伙伴点的方王连载,还有两个黑遍全联盟,我的坑貌似有点多……

不过做为热爱喻黄的女人,我永不认输!要点文的可以在评论留言,倪cp的不写,喻黄不逆不拆!cp见tag

答应点文的小伙伴不要着急了,你们的点文我就算是跪着写,也会写完的,我都拿小本本记好了。

谢谢你们的关注和喜欢啦,晚安啾!

哦哦哦,对了对了,就是这个什么羞耻play的,我我我跟我基友打赌输了不得不从(怂),你们没看见,就点文好了。

真的是晚安啦(๑ت๑)ノ

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2)

被乐乎屏蔽了三次……走外链吧……心累

https://mdrive.wps.cn/preview/l/shqrii0

大家好,这是我男朋友(1)

我,是一个五官端正,品学兼优,思想开放的五好青少年。

今天,我看到微博里鹿晗和关晓彤公开了,我猛地站起身,把手中的笔拍到作业上,戳出了个洞。

我不加以理会,拿出手机,再次打开微博。翻出叶修的微博,在最新一条微博下留言:

叶夕水:既然大家都公开了,我也不客气。这是我的男朋友,不好意思瞒了大家那么久

然后,我就发现我收到了一条回复:

苏沐秋V:呵呵,我的。@叶修V  来床上解释一下。

接着,我怀疑叶修爆出了破亿的手速私信了我,我做梦都没想到叶神会私信我啊啊!

结果,他给我来了几句话:

叶修:姑娘!这事你不能私信说吗?! !沐秋现在气压能把boss冻死!你让我怎么活下去!

叶修:姑娘求你给他个解释啊!你要多少个boss都可以! ! 

叶修:姑娘你adgjudyjegu!

叶修:姑娘不好意思,叶修是我的。boss也是我的,祝姑娘另寻佳人,谢谢。

我*叶神你以为我手速破亿哦,那么快回复你。沐秋大大你也很溜哦,当狗粮不要钱吗?虽然说并不要钱!你们秀,我走!

于是,我翻到了另一个选手的微博,有了刚刚的经历,我决定私信发!

很好,我打开喻队的私信,手指飞舞,很快就发出了一段话。 

叶夕水:喻队,我知道你人美声苏粉丝多,或许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还是有一句话要跟你说

就在我发了一半时,我发现原本未读的消息记录变成了已读,这是不是说明我的愿望成功了一半。我顿时开心炸了,猛彪手速,再发一段话:

叶夕水:喻队!我想跟你说,黄少是我男朋友,你放弃吧!!!

就在我喜极而泣是时,我发现我的微博信息不断网上给涨,短短十秒钟就有99+的趋势,我赶紧退出聊天界面,打开消息,定睛一看,啊啊啊啊啊啊!!!是黄少!他给我发信息了!!是不是我跟他表白成功了!!!我是不是要成为一个成功勾搭剑圣的女人了!激动啊!

我满心欢喜地露出一个老父亲般慈祥的笑容,点开了黄少的头像,不点不知道,一点吓一跳!满屏都是垃圾话啊!!!

夜雨声烦: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你个小兔崽子!队长是我一个人的,你没有资格向他表白!!要表白也是我跟队长表白,就算我不表白也轮不上你!!!

夜雨声烦:你看看我一个一场比赛十几万上下的剑圣现在居然在偷偷摸摸地跟你做思想教育,你就不能好好想想吗?你跟队长真的不合适,相信我,放弃吧。

我*

叶夕水:黄少,我不喜欢喻队啊!

夜雨声烦:那你为什么要私信队长?要不是我看见了,队长就要被你祸害了!!!

叶夕水:黄少,要不您回去看一下我跟喻队的消息记录吧,我真没有跟喻队表白啊!!

就在黄少去看消息记录时,我享受着难得的安静。哎真不知道平时蓝雨的人怎么受得了黄少的。

忽然,我好想知道了什么,为什么我我发信息给喻队黄少会知道!!!哇,细思极恐!!!

安静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的,就在我沉迷在喻黄中时,有是那可恨的消息提醒声响起。不过这次是喻队的。

难得喻队受不了黄少那魔音灌耳忽然喜欢上我了?!!

我那个叫high啊,打开聊天界面却发现喻队那边的消息一条一条地刷着,速度直逼光速。

索克萨尔:对不起,少天是我的

索克萨尔:对不起,少天是我的

索克萨尔:对不起,少天是我的

···············

我*

你妹哦,你们不撒狗粮会死哦!老子刚刚吃饱了不想再吃了!你给老子滚吧!!!

盛怒之下, 我发了一条微博。

叶夕水:大家好,这是我的男朋友, 王杰希。

我满意极了,收好手机开始做作业。










依旧还没有补完作业的我。看着微博的热搜,我想出来的段子,以后上课不更之前那几篇连载我就更这个好了,因为那些拿手机打不顺手,还是拿电脑打手速快,好了我去补作业了。

方士谦你有病吧 3

简单地洗漱一下,换上平常的白衬衫牛仔裤,王杰希长舒一口气走出了房门。

方士谦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或许在残害他的宝贝徒弟,或许在食堂里翻天覆地,又或许在给自己的女朋友道早安。

多么正常的画面啊!

可方士谦是正常的人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当王杰希再次看到方士谦时,他在食堂里,左手拉着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的袁柏清,右手拿着一把新买的扫把,一条腿大大咧咧地踩在饭堂的垃圾桶上,正绘声绘色地向微草的众人讲述自己国外的事。

从有一天家里突然没电了,到房东小姐姐是这样那样的漂亮,接着是他在国外的一个牌子的方便面是怎样地好吃,最后还作死般神神秘秘地凑到了众人面前说:“在国外,我还看见了一个跟小队长很像的人哦。那个热长着跟小队长差不多一样的脸,就连大小眼都是一模一样的!重点是那哥们穿着一件骚粉色的上衣,下面穿着一条什么你们知道吗?”

说道着,方士谦故意不说了,一脸期待地看着面前一群后辈。

然而后辈们没有像他预想中的那样好奇崇拜地问下去,而是脸色从兴奋变成了恐惧,变成了一种将怜悯不忍心疼想笑但不敢笑的情绪杂糅在一起的表情,其之诡异程度连方士谦都不禁在心里颤抖了几下,以为他们是被自己的经历吓到了。正想开口结果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不讲了?我也很好奇那个跟我很像的那人那天到底穿了什么能让你印象那么深刻。”

雾草!王杰希!!!

方士谦猛地松开袁柏清,触电一般丢开那把“灭绝星辰”,还不忘把脚拿下来,转身给王杰希立正行礼。

王杰希看这货一脸傻样,淡淡地撇了他一眼,绕道去拿早餐。还不忘给其他队员丢下一句“再继续听那zz叨叨,谁就加训”。

刘小别高英杰他们一听啊,立马跑开了,袁柏清还跑出了他职业生涯最快的手速啊不,脚速脚速。

方士谦看着之前还一脸“膜拜”地看着他的一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老父亲般地凑到王杰希身边,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小队长啊,你看看他们被你吓成什么样,我那是给他们讲述我的成功经历,给他们树立榜样,让他们向我学习,你捣什么乱啊?”说着还赌气般揪了揪王杰希那一撮翘起来的头发。

嗯,手感不错。

还没揪几下,王杰希就一脸嫌弃地拍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教导着:“我只是告诉他们不要跟zz混太近,不然也会变成zz的。”

方士谦炸了。“诶王杰希你怎么说话的!有你这样的人吗?我好心给后辈树立榜样,你却把我当zz!我不管,我生气了!”为了装得更像一点,方士谦故意把头扭过去,不看王杰希。

王杰希也不着急,嘲讽完方士谦心情果然好多了。慢慢地吃完早餐,满意地擦把嘴,才拍了拍旁边那人散发着“你再不理我我就要暴走了”的后背,问:“你一大早回国有什么打算?就这样趴在这一上午?”

方士谦见那人问自己,想一把转过身去balabala地说一堆,却又发现自己现在是在闹脾气,不能这么快妥协,硬生生地定住了挪动了一半的身子,以一种别扭的姿势趴在桌子上,还是不理会王杰希。

王杰希也不在意,知道方士谦那副小孩子德性,哄哄就好。就纯属抱着恶心方士谦的心态问:“生气了?要不要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啊?方士谦小朋友?”

谁知方士谦还真有这个心思,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急忙直起身兴奋地看着王杰希。

“你说带我去游乐园玩的,不许反悔!要不我们待会就去吧!方正今天周六!”然后很小姑娘地拉着王杰希的衣服摇啊摇,可怜巴巴地看得王杰希于心不忍,然后不知发什么神经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俩就在众微草队员不可思议,仿佛看见了一个跳着极乐净土的韩文清那种无法言喻的眼神中走出了俱乐部。

临走前还不乏像袁柏清那样不怕死的人问,是不是师傅你给队长下药了。换来的是方士谦一个敲头杀。

哼,我肯定不会给小队长下药的,就算下药,小队长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呢?肯定被我———






今天的我依旧很溜呢,我还是太低估我做作业的速度了。如果现在有人跟我说世界上还有比女人心还难懂的东西吗,我一定会把数学练习册呼他脸上。

今天可能更不了当职业选手遇上红包了,真的好多作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