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夕水

喻黄不逆不拆.

幸好来得及3

破镜重圆梗,ooc慎入。







迷迷糊糊地回到家,黄少天随手把背包拿在手里,另一只手捂住头,疲惫地靠在门上。

这才是他真实的自己,而不是出门在外礼貌冷淡的陌生人。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自己,越来越不真实,喻文州这个魔咒无时无刻不紧箍在他头上,不由自主得模仿喻文州的一举一动,贪恋他习惯性的小动作,对别人说话时礼貌而淡漠的语气,情不自禁地去回想,想把自己活成喻文州的模样,自虐般似得跑遍他和喻文州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喜欢在深夜里静静地回忆他们从青训营到出发的不和,第六赛季夺冠时的亢奋,表白时的甜蜜,在一起后的细腻,最后到退役时的不舍,分手的叠加的落寞。每回想一遍,耳边回响的都是自己空荡荡的,无神的苦笑,还有那撕心裂肺般腐蚀人心的苦痛……

也唯有这样,黄少天才感觉到自己真的不是一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可是,就在他已经熬过了最痛苦的时候,为什么喻文州又回来了?

旧情未了?

“噗嗤哈哈哈哈!”可笑!三年了,就算是老夫老妻,感情怕都不够喂狗了吧!我们在一起才几年啊?估计喻文州都有孩子了吧,我们之间的感情,说放下,不只是一句话的时间吗?

可为什么我放不下啊……黄少天无力地蹲在地板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他就想这样静静地憋着,憋到坏为止,唯有如此,才能分散心里的痛。

突然,突兀手机铃响起,黄少天才木讷地抬起头,掏出手机,是郑轩打来的。

黄少天接通电话,简单的告诉郑轩他没事,只是有点累了,就挂了电话。沉浸在悲伤的他并没有听出郑轩那边有个温润熟悉的声音。

把手机收好,捡起书包,黄少天进洗手间洗了把脸。凉水滑过他的脸面,才让他从悲痛中清醒,稍稍休息一会儿,他又离开了毫无生气的房子,决定去图书馆坐会。









深夜更新啦啦啦!最近我一直在忙作业和看一些大大写的破镜重圆梗,“幸好来得及”这篇文我想写得细腻一些,认真一些,可能会更得比较慢,希望谅解。晚安啾!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