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夕水

喻黄不逆不拆.

幸好来得及(4)

破镜重圆梗,文笔烂,不喜勿喷。



捡起书包,黄少天关上了屋门。独自走在初春的街道上。

街道两旁是一行行阔叶树,宽大的树叶把正午的太阳分割成细细碎碎的小块儿,洒满在人行道上。街道上像黄少天这样中午出门的人不多,也就三两个,大多是些青春年少的大学生。偶尔嬉戏打闹地从黄少天身边经过,令他忍不住想起那段奉献给荣耀的青春。

那时他正当年少,意气风发的少年总是带着训练营的一群学员到处浪,气得魏琛吹胡子瞪眼却也那他没办法。而那时的喻文州正与他相反,安安静静斯斯文文地做练习,不随他们吵,也不跟他们闹,就连有人叫他“吊车尾”也是淡然一笑,不气不恼。正因这样的性子和不到200的手速,让他与那一群人显得格格不入,同时也吸引到了黄少天的注意力。

就从那时开始,黄少天几乎编者花样捉弄喻文州,想看他,生气的样子。训练营对练也仗着自己手速快和喻文州的战术意识还不够强,来欺负喻文州,但他仍未见到喻文州失落的模样,气冲冲地问他原因,也不管这就像是无理取闹。喻文州看见这只气呼呼的小狮子,却也不觉得厌烦,只是开玩笑似得说了句“因为少天很可爱啊”,却也没想到黄少天会因此红了脸。第二天一早,就咋咋呼呼地拉着自己去抢早餐,还满嘴跑火车地说什么“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吃早餐手速才会有所提高,而且蓝雨的食堂那么好吃不吃早餐简直对不起煮饭阿姨”诸如此类无关紧要的废话。

或许别人会觉得这简直是遭遇了恐怖袭击,但喻文州却觉得黄少天说话很可爱,一张红润润的小嘴不停地balabalabala,不也很有意思吗?

也许自己就是从喻文州愿意听自己说话的那一刻开始喜欢上他的吧。

黄少天想着,停下脚步,仰头望着天上的白云,觉得自己的生活中时时刻刻都掺杂着喻文州的样子,就像现在,他看个白云,都觉得像喻文州的模样。

怕不是中了喻文州的毒。

黄少天叹了口气,抬起脚继续走,却发现距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少天,好久,不见……”













233333深夜放毒,有没有人给点梗,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这章写得超混乱,也没有什么好的脑洞。莫名其妙有点想弃坑写短篇。好了,各位小天使晚安!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