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夕水

喻黄不逆不拆.

方士谦你有病吧 3

简单地洗漱一下,换上平常的白衬衫牛仔裤,王杰希长舒一口气走出了房门。

方士谦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或许在残害他的宝贝徒弟,或许在食堂里翻天覆地,又或许在给自己的女朋友道早安。

多么正常的画面啊!

可方士谦是正常的人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当王杰希再次看到方士谦时,他在食堂里,左手拉着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的袁柏清,右手拿着一把新买的扫把,一条腿大大咧咧地踩在饭堂的垃圾桶上,正绘声绘色地向微草的众人讲述自己国外的事。

从有一天家里突然没电了,到房东小姐姐是这样那样的漂亮,接着是他在国外的一个牌子的方便面是怎样地好吃,最后还作死般神神秘秘地凑到了众人面前说:“在国外,我还看见了一个跟小队长很像的人哦。那个热长着跟小队长差不多一样的脸,就连大小眼都是一模一样的!重点是那哥们穿着一件骚粉色的上衣,下面穿着一条什么你们知道吗?”

说道着,方士谦故意不说了,一脸期待地看着面前一群后辈。

然而后辈们没有像他预想中的那样好奇崇拜地问下去,而是脸色从兴奋变成了恐惧,变成了一种将怜悯不忍心疼想笑但不敢笑的情绪杂糅在一起的表情,其之诡异程度连方士谦都不禁在心里颤抖了几下,以为他们是被自己的经历吓到了。正想开口结果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不讲了?我也很好奇那个跟我很像的那人那天到底穿了什么能让你印象那么深刻。”

雾草!王杰希!!!

方士谦猛地松开袁柏清,触电一般丢开那把“灭绝星辰”,还不忘把脚拿下来,转身给王杰希立正行礼。

王杰希看这货一脸傻样,淡淡地撇了他一眼,绕道去拿早餐。还不忘给其他队员丢下一句“再继续听那zz叨叨,谁就加训”。

刘小别高英杰他们一听啊,立马跑开了,袁柏清还跑出了他职业生涯最快的手速啊不,脚速脚速。

方士谦看着之前还一脸“膜拜”地看着他的一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老父亲般地凑到王杰希身边,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小队长啊,你看看他们被你吓成什么样,我那是给他们讲述我的成功经历,给他们树立榜样,让他们向我学习,你捣什么乱啊?”说着还赌气般揪了揪王杰希那一撮翘起来的头发。

嗯,手感不错。

还没揪几下,王杰希就一脸嫌弃地拍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教导着:“我只是告诉他们不要跟zz混太近,不然也会变成zz的。”

方士谦炸了。“诶王杰希你怎么说话的!有你这样的人吗?我好心给后辈树立榜样,你却把我当zz!我不管,我生气了!”为了装得更像一点,方士谦故意把头扭过去,不看王杰希。

王杰希也不着急,嘲讽完方士谦心情果然好多了。慢慢地吃完早餐,满意地擦把嘴,才拍了拍旁边那人散发着“你再不理我我就要暴走了”的后背,问:“你一大早回国有什么打算?就这样趴在这一上午?”

方士谦见那人问自己,想一把转过身去balabala地说一堆,却又发现自己现在是在闹脾气,不能这么快妥协,硬生生地定住了挪动了一半的身子,以一种别扭的姿势趴在桌子上,还是不理会王杰希。

王杰希也不在意,知道方士谦那副小孩子德性,哄哄就好。就纯属抱着恶心方士谦的心态问:“生气了?要不要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啊?方士谦小朋友?”

谁知方士谦还真有这个心思,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急忙直起身兴奋地看着王杰希。

“你说带我去游乐园玩的,不许反悔!要不我们待会就去吧!方正今天周六!”然后很小姑娘地拉着王杰希的衣服摇啊摇,可怜巴巴地看得王杰希于心不忍,然后不知发什么神经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他俩就在众微草队员不可思议,仿佛看见了一个跳着极乐净土的韩文清那种无法言喻的眼神中走出了俱乐部。

临走前还不乏像袁柏清那样不怕死的人问,是不是师傅你给队长下药了。换来的是方士谦一个敲头杀。

哼,我肯定不会给小队长下药的,就算下药,小队长怎么可能还站在这里呢?肯定被我———






今天的我依旧很溜呢,我还是太低估我做作业的速度了。如果现在有人跟我说世界上还有比女人心还难懂的东西吗,我一定会把数学练习册呼他脸上。

今天可能更不了当职业选手遇上红包了,真的好多作业啊!!!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