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书圆圆圆圆圆

温柔以待你.

【喻黄】天宠幸我

标题与内容没多大关系

算一个假的双向暗恋



没有暖气的南方,冻得想一个二狗子

这句话由被冻得只想报团取暖的剑圣大大亲鉴,真的比王杰希的大小眼还真。

在一个北风呼啸,窗子都其被拍得泠泠作响的夜晚,黄少天与王杰希进行着庙药“友好”的友谊交流活动,看着笔记本的小窗上自己被冻得红红的鼻头,还时不时吸吸鼻涕往围巾里缩的模样,再看一眼屏幕上短袖短裤悠哉悠哉的王杰希,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

“大眼你不要以为你有暖气了不起,我可告诉你,老子过冬就靠一身正气!”

“友尽吧!王杰希!”

“再见不负遇见!”

王杰希只看到一个发疯似得黄少天哆嗦着拍桌而起,朝他不明所以地嚷嚷着。

像极了自己院子里的那条二狗子,不,二狗子
起码不会乱咬人。王杰希如是想。

而黄少天强忍着满腔愤怒和一身寒气,毅然决然地抱起枕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窜进对面喻文州的房间。

“队长队长我房间可冷了,今晚我跟你睡一窝好不好好不好?诶,队长你这里好暖啊!为什么我房间就这么冷啊!!!我不服!”

喻文州正在整理战队资料,临近过年,比赛任务相对轻松,但不代表着他就闲了下来,最近的战术分析,来年的战术指导,青训营最近还要去一趟看看有没有有潜力的人才。通常都是快十二点才熄灯睡觉。

看着来人大大咧咧地窜进房间,直接扑到床上,看上去软软的嘴巴子喋喋不休地抱怨着,真的好想用嘴堵住不让他说话,喻文州在心中哀叹一声,看来今晚的任务得推到明天了。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资料,左手摘下轻度数的眼镜,右手习惯得揉揉眉心,有点无奈地朝黄少天笑道:“既然少天跟我睡,那今晚得再套一张被子了。”

黄少天一听,可来劲了。“套被子!我来我来,我最喜欢套被子了!队长队长你忙你的吧,我来套就好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熟练地打开他的衣柜,扯出一床棉被和被单,抖开摊在床上。

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套被子,可能因为对方是喻文州吧。

谁又知道呢

黄少天先是把棉被摊开在床上,四个被角对着四个床角,半跪在上面将棉被抚平。

然后抖开被单,将被子的其中一个角先塞进去。黄少天喜欢从被头开始塞,凡事都是从头做起,顺序不能乱。

套被子说难不难,说简单也得看有没有经验。一不小心可能就套乱了。黄少天也是新手上路,没有技巧可言,套了老半天,到是把自己套了进去。

还出不来了。

哦,是手脚都被缠住的那种。

黄少天很生气。

喻文州表示有点想笑。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爬上床去,想把满脸通红的黄少天解救出来。

黄少天鼓着嘴,自以为很霸气得用被包住的脚蹬开喻文州,以表示拒绝喻文州的帮助。

喻文州也不恼,看着黄少天鼓着脸用圆圆的眼
睛瞪着他,忽然心里一抽。

这人怎么这么可爱,真想念美好的太阳(找日)。

又搞了五分钟,黄少天仍然没有摆脱被单的“胡搅蛮缠”,不得不用眼神求助喻文州。

喻文州感觉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

玩家喻文州-HP210。

这一天天的,黄少天是来找太阳的吧。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将脑海里美♂好♂的想法压下去,动手将缠住黄少天的被子解开。

废话,老子的人只能老子来缠,被子也不行。

等手脚都被解放出来,黄少天长舒一口气,瘫倒在棉被上不动了。

“妈呀,这被子跟我有仇吧!不干了不干了,
我要睡觉了。我的亲亲队长,你来套好不好嘛?”

黄少天撑起头,一脸委屈状,还泄愤似得踢了被单一脚。

喻文州觉得自己快忍不住了,真的好像把裤子一脱来场激情四溢的生命大和谐。

他爆发出买白斩鸡的速度,三两下把被子套好,看得旁边的黄少天口瞪目呆。

“队长队长,你是不是对这床被子施了法,为什么你可以弄得那么快,这一定是个假被子!”黄少天不可置信得瞪着被子,然后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喻文州赶紧把他塞进被子里。

“快睡吧,天冷了,小心不要着凉。”说着,
喻文州把台灯熄掉了,房间里陷入黑暗,透过窗帘,才隐约看到外面的灯光。

室外依旧寒风凛冽,马路仍川流不息。而室内温暖如春,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队长,我脚冷。”黄少天生来就是怕冷易冷
的体质,刚刚套被子没有穿鞋,脚就凉了。

喻文州往黄少天那挪了挪,握住黄少天冰凉的脚夹在自己腿间捂着。

“好点了吗?”

两人距离太近,彼此的鼻息纠缠在一起,闻着喻文州身上那股特有的体香,黄少天脸竟微微发红。

就连说话的技能点也被喻文州低沉温柔的嗓音冻住了,黄少天支支吾吾半天只憋出了个“嗯”。

“队长,我手也冷。”过了会,黄少天再次开口。

他感觉到喻文州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停顿,然后变得急促了些,然后自己同样冰凉的手就被对方轻轻包住。

同样是修长白皙的手,但喻文州的手掌比黄少天的大一点,手指也长一点,就连手都那么配还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划掉划掉)。

感觉到自己手脚上传来源源不断的热感,黄少天看着黑暗中喻文州模糊的轮廓,忽然觉得特别安心。他试着开口。

“喻文州。”

“我在。”

“我…”话没说完,喻文州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用手先捂住了黄少天的嘴。

“少天,听我说。”喻文州朝黄少天又靠近了些。一只手撑着墙,一只手拨开黄少天额前的碎发。

被禁锢在别人怀里,黄少天不免有些惊慌,他悸动已久的心告诉他,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他想看看此时喻文州的神情,是厌恶的,还是温柔的,亦是毫无波澜的,可惜窗外的灯光很是时候地熄灭了。

“少天,我心很冷,你愿意来捂热它吗?”

黄少天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圈,满脸惊愕地看着喻文州。半张着嘴激动地什么也说不出来,干脆放弃说话,直接缩进了喻文州胸前。

听着心尖上的人儿不断加快的心跳,黄少天安心地闭上眼。

喻文州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黄少天会这么直接地缩过来。低头抵着新晋爱人的发旋,喻文州有种人生圆满,死而无憾的感觉。

大抵这就是爱吧。

想着,喻文州也心满意足地闭上眼。

很好,现在肺里面都是彼此的味道了。这股味儿顺着肺里的血管,通过气体交换到一个个细胞,然后路过心脏,再由头到脚循环一次,感觉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了。没有暖气的南方啊,就应该这样。

“晚安,我的少天。”

“晚安安,我的亲亲文州。”








天宠幸我,如神迹创造你

在你名下,不管什么都要永远一起

何为满足,终于相信幸福不担心过期

明白我是你的先找到自己

                         ——《在你名下》

第一次一口气码完一篇完整的文,感觉真爽

推荐大家去听一听粤语版的在你名下,真的,超,极,好,听!

特别是涤非太太的喻文州降调版!真的超好听的!b站有涤非太太这首歌的视频,不知是不是删了,降调版的在你名下应该搜不到了,如果有小伙伴想要,我可以私信给你。

晚安!愿你梦里有喻黄!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