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书圆圆圆圆圆

温柔以待你.

[喻黄]戒不了

一个小段子
日常发糖,喻黄不逆不拆

黄少天是被手腕处一阵细细麻麻的触感弄醒的,瞪开迷糊的双眼发现是自家队长在吻自己的手腕。

先是用软软的薄唇轻轻地触碰纤细的手腕,只是有些暖暖感觉,像裹上了一层白白的棉花,若有若无的轻柔感沿着反射弧传到脑子里,像喻文州的性子一般温柔地驱除着黄少天的睡意。

可能是不满黄少天还没有起床的意愿,喻文州使坏般地用暖暖湿湿的舌头时不时点一点跳动的动脉,不算用力,像一只小猫慢慢地挠着,挑逗着偏白的皮肤,让一点一点的痒伴着流动的血回到黄少天心里。

黄少天还是不想起床。

但喻文州总有法子治黄少天。

他缓缓地吸起手腕一处的皮肤,用舌头慢慢地绕着那儿打转,时不时再吸一下,直至白嫩的皮肤染上一层粉红,喻文州满意地看着黄少天手腕上的杰作,上面还覆着一层透明的唾液,在晨曦的沐浴下,连同床上躺着的那人都镀上一圈金边,是那么耀眼。

像你会发光的双眸,可爱,想()——喻文州如是想。

一辈子都戒不了你.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