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圆圆圆圆圆

温柔以待你.

【小暑/19:00】希帆你

王乔春节二十四节气联文

小暑  19:00

天开始热了,小暑又到了。

王杰希瘫在沙发上喝着可乐,一边刷着微博一边感叹着岁月不留人。不知不觉自己都退役了啊。

本赛季结束后,他宣布退役,俱乐部上上下下给他办了个庆功宴,也是为了纪念这位微草的大功臣。

其实他本人倒是不怎么伤感,退役嘛,每个人都会有,魔术师也不例外,叶修那人不也退了两次。倒是队里那群小崽子,吃完饭后红着眼睛依依不舍地跟他道别,请他经常回来指导指导。

现在英杰已经能担起微草的未来,刘小别袁柏清柳非都能独当一面,自己的指导已经没多大帮助了。

直到他被所有人拥抱过之后,他一直期望的身影仍是没有出现。

这时他才感觉到一丝落寞。真的到退役了,都不知道找什么理由去找他了呢。

王杰希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第二天他就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王杰希退役的第二年小暑,细心的乔一帆小队长发现战队斜对面开了一家甜品屋,淡绿色的装修,全透明的玻璃窗,挂着风铃的店门上用绿色的油漆写着两个字——一希。

好奇怪的店名,乔一帆想着,开始好奇店长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个店铺的装修大胆让人眼前一亮,却也不突兀,给整条街点上几分生气,这个老板肯定很有品味。

第二天训练结束,乔一帆带上口罩换下队服,在兴欣众人奇异的眼光下,走进了一希。

推开门,风铃“叮铃铃”地摇着,正在柜台后面的店长抬起头,乔一帆与他四目相对,忽觉万分尴尬。

“您好,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店长率先打破沉默,礼貌地询问满脸不可置信的客人。

此时乔一帆才发现王杰希脸上带着一副平光眼镜,感觉多了几分儒雅,午后的阳光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柔化了几分,愣是让乔一帆看得离不开眼。

退下队长的重担,王杰希似乎轻松不少,此时嘴角微微上扬,丝毫没有因为没有得到回答而不快。

王杰希看着门口处依旧傻站着的乔一帆无奈地叹口气,再次开口。

“请问兴欣队长乔一帆想要些什么呢?”

听到这个称呼,乔一帆马上清醒过来,可能正在意外这家甜品屋会是王杰希开的,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一手推着门走也不是进也不是。最后还是压了压帽檐硬着头皮走到柜台前,点了杯原味奶茶。

王杰希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调配奶茶。

可以说自从第八赛季的小暑过后,王杰希就很少听到乔一帆这个名字了。微草没有乔一帆并不会有什么影响,训练依旧有条不紊,队员们依旧认真勤奋。

但王杰希总觉得少了什么。比如说,没有人会在训练结束时给自己递上一听可乐,没有人会在他教导高英杰时投来小心翼翼却满是期待的目光,没有人会在自己经过身旁时把头埋地低低,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每当夜晚来临,王杰希总会习惯性地走进训练室,看看有没有那个有些瘦弱的身影,然而只是偶尔看到高英杰或者刘小别他们的身影,他想见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起初王杰希以为这只是以为队员离开了,作为队长对队员的牵挂,可直到再一次在报纸上看到乔一帆的名字时,魔术师发现,自己平静已久的心,竟开始悸动。

他很清楚地记着。那天他到训练室,反常地没有看到队员坐在电脑前训练,而是围在一张报纸前七嘴八舌地讨论。

“一大早的,围在这吵什么?”

王杰希的声音在训练室响起的时候,所有队员立即风一般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们刚才围着的一张桌子上,有一份《电子竞技周报》,摊开在挑战赛的版页上。

王杰希走上前去,拿起一看,很快也找到了大家关注内容。

乔一帆,那孩子,怎么跑这队伍去了?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王杰希想着,不由得想到了夏季时,经理亲自打来询问乔一帆情况的那个电话。当时他没有否定乔一帆的才能,只是表明了乔一帆并不是目前微草战队需要的选手。现在,他倒也明白了这个经理打电话的原因,他承认乔一帆去兴欣的确是一个很好很合适的选择,但当他看着第十赛季,乔一帆在叶修,在苏沐橙身边转型,进步,绽放原本就是他的光彩,为兴欣夺得冠军时,他内心涌出的大片大片,无处可逃的不甘、思念甚至是嫉妒让他清楚地认识了这份感情。

其实,这是一个处在暗恋中而不自知的人难以捉摸的小心思。

王杰希发现,原来乔一帆身上有这么多没有被自己看到的闪光点。如今却被叶修挖掘,大放光彩。

原来乔一帆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的少年,如今已是能独当一面的一队之长。

原来,自己忽略了乔一帆那么多。

王杰希只觉得一股热血从心中涌上大脑,心在狂跳,脑子也是一团糟,简直让人无法思考。

而在等待的过程中,乔一帆也不好受,简直度秒如年。自己是有多大的能耐,才在甜品屋遇到自己暗恋的前前队长,这家店还是他开的,这感觉,比魏琛的袜子更有冲击力。

原以为那人退役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自己也理好心思,专心比赛,想着一切等退役再说。

他曾试过在许多个无法入眠的深夜警告过自己要学会放下这份可笑的感情,却没想到这份开始沉底的感情竟在与王杰希四目相对的时候,以不可阻挡的强势在乔一帆心中烧起一片期望。

原来,还没有放下啊。

乔一帆还记得,第八赛季那个称得上是黑暗的小暑。那天早上,好友高英杰来找他,说是队长叫他去会议室一趟时,他已经猜到王杰希要跟他讲什么了。

他乔一帆一个板凳选手,在战队里是属于拖后腿的那个,微草怎么会继续跟他签约。

他深吸几口气,勉强平复心情,鼓起勇气推开了会议室的门。他看见王杰希坐在属于他的首位,面前摆着一份东西,不用想乔一帆就知道那是解约的合同。

“队长,您找我有什么是事?”乔一帆低着头,走到王杰希面前。

“一帆,你是个好孩子。你有成为职业选手的能力,你也还年轻。”王杰希顿了顿,抬头看着乔一帆的眼睛。“但你并不适合微草。”

“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也希望你别怪微草。”王杰希没有绕弯子,直接跟他说了。

果然,是自己太弱了。乔一帆眼眶微微泛红,被垂下的刘海遮住,王杰希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微草祝你能找到更适合你的战队。”

这句话一股烈风,将黑暗中乔一帆的唯一一盏灯给扑灭。

“是,队长。我知道了,谢谢您的教导。”乔一帆强忍着眼泪,不敢对上王杰希的目光,马上转身离去。

“等等。”王杰希叫住他,乔一帆顿住脚步,有些不安地回过头。

“这份合同你忘记拿了。”王杰希指了指桌面上的合同。

“哦,谢谢队长。”乔一帆暗暗叹口气,不动声色地将刚刚心里那一点点小期待悄悄地粉碎于心。

“希望你有更好的发展。”

“谢谢队长。”再见杰希。

乔一帆再次转身朝门口走去,脚步很轻,每走一步却像是走在刀尖上,他的心在飞快地下沉。

队长,你知不知道我其实不喜欢刺客啊……

队长,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好难过啊……

队长,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欢你啊……

队长,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呢,你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给我过,精力都放在了英杰身上。

“你的奶茶。”王杰希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打断了乔一帆的思绪。

“啊?哦,谢谢。”乔一帆接过奶茶,两人的手指亲亲碰在一起。王杰希的手指微凉,乔一帆的手指却有点热,彼此不同的体温通过手指传给对方,沿着指尖的血管传到心里,在两人心中泛起涟漪。

乔一帆受惊般缩了一下手,抬头看着王杰希,一双圆圆的大眼里满是无辜和不知所措,然后又飞快低下头,开始咬吸管。

王杰希有些恼怒,这孩子怎么一跟他相处就这样,跟自己要上他一样,一靠近就跟个受惊的兔子,躲得老远。也不知是不是兴欣那群人带坏的,是时候该跟他进行一次思想教育了。

“一帆啊,你是对我有什么怨恨吗?”王杰希一本正经地问。

“啊?不不不是啊!我没有啊!”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乔一帆有点懵,怎么王杰希就会觉得自己对有怨恨之情。

王杰希有点好笑,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忍不住逗逗他。“那为什么你跟我在一起,那副神情跟我要把你上了一样呢?”

乔一帆一听这话,脸上顿时红地跟火烧云似的,一直从耳根红到脖子根。什么叫跟他在一起啊?为什么他说要上我啊?乔一帆有点怕,脑子被烧得一塌糊涂,眼睛无辜地又瞪大了几分,简直要快哭了。

“队长啊不是,前辈我没有!我,我我······哎,我···”乔一帆急得语无伦次,越想跟王杰希解释清楚,就越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干脆放弃解释,一头扎进手臂里,整颗头窝进去,努力降低存在感,一副“不在,不听,不知道”的乖巧样。

王杰希看他这反应也急了,自己本想开个玩笑,逗逗这小孩,没想到把人家弄成这样,赶紧从柜台后面出来。

“一帆你怎么了,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当真啊。”乔一帆没动。

“一帆你说句话啊!你别吓我啊。”乔一帆还是没动。

“乔一帆你在不理我我出大招了啊。”乔一帆有点退缩了,他思考了一秒,还是选择抬起头面对,大不了直接冲出店门跑回兴欣。

可当他抬起头时,就被王杰希抱住了。

乔一帆只觉得王杰希的怀抱很暖,很宽阔,隔着两层布料仍能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这心跳在不断得加快,变得剧烈起来,有力地让乔一帆觉得能传到自己心上。

两人都沉默着,一个不想开口,一个不知道怎么开口。

“一帆,你,怨恨过我吗?”王杰希把头靠在乔一帆的脖颈处,轻轻地开口。

乔一帆愣了一会,他怎么会怨恨王杰希,连厌都不曾厌过。

王杰希见他没出声,以为他默认了,叹了口气,松开了抱住乔一帆的手,转身欲入柜台。

可能是自己当时没有顾忌乔一帆的感受,这么直白地跟他谈续约的事,那时他还没成年,肯定会对自己有所想法。

如果自己能委婉些,那对于他是不是会感觉好受点呢?

如果当时自己多花些时间精力在他身上,是不是就会发现他不适合刺客,是不是就能发现他更多的潜力?

但是好可惜,没有如果……

乔一帆只感觉背后一凉,下意识地抓住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呼吸一窒,转过头惊讶地看着乔一帆。

“前辈,你问我有没有怨恨过你,我真的没有怨恨过。那时的我的确很没用。

但说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在刚刚离开微草的那段时间,我常常会梦见你。”王杰希转过身来,静静地聆听他的讲述。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揪心不已。

“梦里的你,总是板着脸在呵诉我,说我笨,没用,让你很失望。每次我被吓醒,也会这样认为。如果我能再努力一点,刻苦一点,那你是不是就会回头多看我一眼。

也许你会很奇怪我有这种想法,也许你还会排斥我,觉得我是个异类。但是,我仍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

王杰希,我乔一帆喜欢你。”说完,乔一帆拉住王杰希的手慢慢松开,很快却又被王杰希一把抓住。

“你说完了,轮到我了。

你说没有怨恨过我,我很开心。在你离开微草之后,我不安过,我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分,只是把目光放在英杰一个人身上,全然没有看过你,忽略了你很多很多的闪光点。

后来我听说你去了兴欣,跟叶修一起组建战队,我很高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看着你在叶修身旁大放光彩,我很不是滋味。我想你回到微草,回到我身边,我觉得我也能让你加冕封神。你会觉得我很自私吧,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我喜欢你的心却让我不由自主地产生这样的想法。

我退役的那天,我很迷茫,我拒绝了俱乐部的挽留,因为那时我只想见到你。所以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去学习甜品,然后来离你最近的地方开了一家甜品店。

没想到开店没几天,你就来了,还跟我说了那么多,我是有多大的能耐能喜欢上你啊。”王杰希说着向乔一帆走近,一只手搂住他腰,另一只手轻轻覆在他的眼睛上,盖住他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缓缓地将嘴唇凑了上去。

王杰希只是单纯地让两人的唇瓣贴在一起,见乔一帆没有反抗,试探地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一下,然后撬开他的牙关开始攻略城池。

乔一帆被嘴上突然的柔软镇住了,他原本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说出这段话,却不料王杰希也喜欢他。哪有什么能比两厢情悦更令人意外的事,也不会有比这更美好的事。

直到一吻毕,他气喘吁吁地靠在王杰希怀里,才反应过来。

“你臭不要脸,占我便宜,还让我伤心,坏人!”乔一帆不满地蹭了蹭新晋恋人的胸口。

“是是是,我是错,让我家一帆伤心了,我是坏人。”王杰希揉揉恋人的头,遵从老婆是最基本的原则。自己的老婆自己不宠,简直没天理。

“我不管,你每天都要给我做甜品,不做我们就好聚好散。”乔一帆开始得寸进尺。

“好好好,你要吃啥我都做,一帆开心就好。”王杰希连忙答应下了,反正老婆最大,老婆说的算。

“不过一帆啊,我天天给你做甜品多辛苦啊,你总得给我点小费吧?”王·心脏·杰希在自家老婆脸上嘬一口,满意地看到乔一帆害羞地脸红了。

“那…甜品分你一半?”乔·天真·一·害羞·帆歪着头看着王杰希。

“不用,只要一帆晚上做我的宵夜就好。”王杰希勾起一个心脏的微笑。“一帆肯定很好吃。”

乔一帆脸色爆红,气得对着王杰希的帅脸就是一啃,然后抬头跟王杰希四目相对。“那我们就这样答应了,不许反悔听见了吗!”

“好,我给你做一辈子甜品,你给我吃一辈子。”

“好,我给你吃一辈子。”







第一篇王乔算是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想要说什么,就在这里跟大家道个新年好吧!

祝大家新年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天天开心,天天幸福,天天健康,天天顺利,天天进步,天天有粮吃!

评论(6)

热度(63)